联系电话:
17708078598

商标代理公司 | 从侵权纠纷案浅谈商标注册的重要性!

发表时间:2019-09-10 17:23

知产2.jpg

  案号: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苏01民初42号


  原告:广西华演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被告:四川卢米埃影业有限公司南京浦口分公司


  被告:北京微影时代科技有限公司


  【裁判要旨】


  认定被诉侵权标识与主张权利的注册商标是否构成近似,应当考虑注册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在对比文字的字形、读音、含义或者图形的构图及颜色,或者各要素组合后的整体结构基础上,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对商标整体或者主要部分进行综合分析判断。如果被诉侵权标识的使用未损害注册商标的识别和区分功能,亦未导致市场混淆的后果,则该种使用行为不在商标法所禁止的范围内。只有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或服务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原告注册商标的商品有特定联系,构成混淆性近似,才构成商标侵权。而判断是否存在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可能性时,应当考虑主张权利的注册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


  【基本案情】


  2013年12月12日,原告广西华演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西华演公司)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以下简称国家商标局)申请注册第13719617号“微票”商标,核定使用服务项目为第41类:电影放映机及其附件出租;舞台布景出租;演出座位预定;票务代理服务(娱乐);现场表演等。2014年12月6日初审公告,2015年3月7日核准注册,注册有效期至2025年3月6日。审理中,本院要求原告提供其票务经营状况的相关证据,但原告未能提供合法有效的证据。


  被告北京微影时代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微影时代公司)成立于2014年5月29日,经营范围包括技术推广、技术服务;门票销售代理等。其被诉的侵权行为系在向社会公众提供票务代理销售服务的手机APP、网站、微信公众号中使用了“”“”“”标识,以及使用了“微票儿”文字来指称上述手机APP、网站、微信公众号提供的相关服务。该种使用方式属于在商业活动中用于识别所提供服务来源的商标性使用,且与原告注册商标核定的票务代理服务项目为同一类别。被告四川卢米埃影业有限公司南京浦口分公司(以下简称卢米埃浦口分公司)被诉侵权行为系通过被诉手机APP销售了电影票,并在其营业场的宣传海报照片及电影宣传单上使用了“”标识。


  据此,原告请求判令:1.两被告立即停止侵犯原告第13719617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2.两被告共同赔偿原告经济损失200万元;3.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诉讼中,原告明确第1项诉讼请求为:被告微影公司删除微信公众号文章中的侵权标识,被告卢米埃浦口分公司销毁含有侵权标识的宣传材料,停止帮助侵权行为;并变更第2项诉讼请求为:被告微影公司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000万元。


  2016年3月3日,华演公司曾以相同被告及案由诉至南京铁路运输法院,请求停止侵权及赔偿经济损失10万元。2016年3月底4月初,双方就涉案注册商标的收购事宜进行商谈,微影公司的收购意向价格为1500-2000万,华演公司的销售意向价格为3000万元。最终,双方未能就价款达成一致。2016年12月1日,南京铁路运输法院作出(2016)苏8602民初82号民事判决,判决停止侵权并支持原告诉讼请求86000元。华演公司、微影公司均提起上诉,经本院二审审查,认定一审判决基本事实不清,裁定予以撤销并发回重审。重审期间,华演公司撤回了在南京铁路运输法院的起诉。2018年1月9日,华演公司将经济损失赔偿额提升至200万元后,又诉至本院。


  【法院认为】


  首先,从原告涉案注册商标的构成要素看,其标识本身的固有显著性不强。原告涉案注册商标由中文“微票”二字构成,指定使用在演出座位预定、票务代理服务(娱乐)、现场表演等上。“微”具有“小”“少”“轻”等含义,与“票”字组合使用在上述服务项目上,易使相关公众将其理解为是在观影、演出时更为便捷的票务服务,体现了上述服务功能或服务方式的特点,其作为商标标识的固有显著性不强,识别商品或服务来源的功能相对较弱。在此情况下,“微票”文字注册商标对相近似标识的排斥力亦相对较弱。


  其次,从原告对涉案注册商标的实际使用情况看,其尚未在票务代理服务领域获得一定知名度。根据原告证据显示,其在注册涉案商标前并未进行使用,在商标获得注册后,对涉案注册商标的实际推广时间也仅是开始于2016年,提供的票务代理服务方式为通过“微票网”进行票务销售,所涉票务领域不含有电影票。而且,原告也未能提供有效证据证明其从事票务代理服务的实际经营状况。因此,原告不能证明其在注册涉案商标后提起诉讼时以及诉讼中,经过实际经营使用已在相关领域和公众中取得了较强的显著性,获得了一定的知名度。


  再次,从标识本身看,被诉侵权标识与原告涉案注册商标的区别较为明显。被诉侵权标识包括企鹅头像图标及“微票儿”文字,企鹅头像图标系被告获得了腾讯公司微信平台的“微信电影票”、腾讯计算机公司QQ平台的“QQ电影票”的独家运营权,因双方合作而使用。以一般消费者的注意力判断,该图标的显著性更加明显。另一方面,“微票儿”文字与腾讯公司的微信平台密切相关,是对微信平台2013年12月12日推出的“微信电影票”简称的儿化音表述。企鹅头像图标与“微票儿”组合使用,具有更高的显著性,与原告的“微票”文字注册商标区别明显。


  第四,从被告的主观状态看,其不具有造成混淆的不正当意图。由于被告与腾讯公司、腾讯计算机公司的合作关系,被诉侵权标识的使用具有合理性。而且,从实际使用的情况来看,被诉侵权标识始终与“微信QQ电影演出票”“微信电影票”“微信电影演出票”“微影时代”“微信钱包”等标识共同使用,表明其与腾讯公司微信平台的关联关系,服务渠道及来源标记明确。因此,被告主观上不具有造成原告涉案注册商标混淆的不正当意图。


  第五,从原告涉案注册商标与被诉侵权标识使用的历史和过程看,两者的使用状态及知名度差异明显。原告涉案注册商标的申请注册时间为2013年12月12日,与腾讯公司“微信电影票”购票端口上线时间相同。原告涉案注册商标的核准注册时间及最早签订《商标使用许可合同》时间,均晚于被诉侵权标识的手机APP、微信公众号2014年12月的上线使用时间。原告在2015年8月完成网站备案、2015年10月开通微信公众号、2016年初实际进行“微票网”的商业推广,2016年3月3日即提起了初次诉讼并进行了商标的收购磋商,其起诉时实际使用涉案注册商标的主观意图并不明显。而被告在原告商标获得注册之前,就因与腾讯公司的合作在互联网票务市场上得到强大的在线渠道平台支撑,并拥有了大量用户和较高的市场占有率,使得被诉侵权标识经过短期内的显著使用,获得了较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第六,从相关公众的认知状态看,被诉侵权标识已与原告涉案注册商标产生了整体性区别。在双方当事人均着重进行商业经营的互联网票务服务领域,具有一般知识和经验的公众,通过手机APP、网站等在线平台进行娱乐票务购买时,通常的消费习惯更多考虑的是支付和服务的便捷性、多样性,以及现有社交软件对消费选择的固有影响。本案被告借助于腾讯公司、腾讯计算机公司的微信平台、QQ平台,在平台端口巨额流量的支持和对消费者的影响下,被诉侵权标识经过大规模的持续性使用,已经具有较高的市场知名度,已经形成识别商品或服务的显著含义,应当认为已与原告涉案注册商标产生了整体性区别。而且,即便在被告更换被诉侵权标识后,也未有证据证明其市场占有地位受到了相关不利影响。


  因此,以一般消费者的注意力判断,容易辨别被诉侵权标识所提供服务的来源,应认为不足以产生混淆或误认,且原告初次起诉时涉案注册商标尚未实际发挥识别作用,再次起诉时被诉侵权标识已全面进行了更换和更名,消费者也不会将被诉侵权标识与原告相关联。故被告微影公司未侵害原告华演公司的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被告卢米埃浦口分公司亦不构成帮助侵权。综上,法院驳回了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双方当事人均未提出上诉,一审判决已生效。


  【典型意义】


  本案所涉及的被诉企鹅头像加“微票儿”图文标识,因与腾讯公司的“微信”手机APP关联,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和显著性。原告主张的“微票”注册商标,虽然申请注册时间早于被诉标识的使用时间,但获得注册及实际推广使用时间则较晚。而且,即便原告不存在典型的商标抢注行为,其以商标侵权诉讼达到高价售卖商标的意图也较为明显。在此情形下,认定被诉侵权标识与原告注册商标是否构成商标侵权,应从原告涉案注册商标的固有显著性、实际使用的意图及商标知名度,两标识本身的区别性,被告的主观状态,两标识使用的历史和过程,相关公众的认知状态等因素综合进行判断,尊重已经客观形成的市场格局。最终认定被诉侵权标识不足以产生混淆或误认,不构成商标侵权。


  手机APP、宣传网站等网络商标侵权案件成为了商标侵权高发地,在该类案件的司法裁判中,应适用精细化裁判的思维,充分查明案件事实,全面考量案件各种因素,贯彻加强权利保护、划清市场界限,诚信商标使用、留足发展空间的立法本意和司法政策,作出具有典型意义的司法判断。


  想了解更多商标注册方面的事宜,可以找环泰商标代理公司


  (案例摘自南京法院,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联系地址 四川省成都市锦江区走马街友谊广场B座1204
联系电话 17708078598
联系邮箱 498515559@qq.com